中国时尚在线-让时尚离你更近

中国时尚在线-让时尚离你更近

迪奥设计总监Kim Jones将如何重新定义DIOR男装?

2019-03-28 来源:bof  作者:Wuyahuang Li & De 编辑:VOGUETOP
摘要:Kim Jones 承认沉迷街头文化的年轻人并不排斥正式的穿搭,但就算是这样的高级时装,也需要拥有大众影响力。

“现在年轻人都想穿得美美的。”迪奥男装的艺术总监 Kim Jones 说道。

  Kim Jones 想做卖得好的时装,符合当下男装市场年轻及街头化的逻辑。这也成为了他此次中国考察之旅的重要目的,作为迪奥男装的艺术总监,他必须了解这个即将成为世界上最大奢侈品市场的消费者都在关注什么。“中国购物者大概是这世界上最勇敢人,只有他们敢一买就买一整身 T 台造型。” Jones 边喝可乐,边告诉BoF时装商业评论。

  在担任品牌艺术总监的十个月以来,Jones 在不失高定时装的柔软和传统男装的硬朗的同时加入了剪裁宽容的街头元素。“高级时装,量身剪裁和时装屋本身的浪漫情怀是我认为迪奥最突出的三个品质。每个季度我们会从迪奥先生的设计文献库中提炼出三个故事展开再次创作。” Jones 说道。

 

  谦虚的 Jones 不是一名独裁的设计师,他善于“放权”;乐善好施的他更爱与自己的朋友们合作,他先是任命了 Ambush 的 Yoon Ahn 为珠宝设计师,并在接下来的三个系列中先后推出与 Kaws ,美国艺术家 Raymond Pettibon 和日本艺术家空山基等一同创作的印花,字体等致敬迪奥经典的新元素。

  迪奥男装2019秋冬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Jones 知道如何选择该与怎样的设计师及艺术家发生关系。飞抵上海之前,Jones 刚在纽约拍完了与 Pettibon 合作的新一季男装广告片,由于 Jones 自己也收藏了几幅 Pettibon 的作品,这种与艺术家合作为品牌创作新品,重新解读 Christian Dior 设计语言的过程让他感到兴奋,也算是将街头文化所流行的“跨界”思维进行了延伸。Jones 已经找好了接下来合作的三名艺术家,虽然他未透露具体的艺术家都是谁,但他们想必能满足他的街头族群并将其转化为新的奢侈品消费者。

  Jones 代表了新一代“明星设计师”的面貌,他们善于经营一个关系紧密的“社群”,并以此更为直接与希望通过消费寻找归属感的年轻消费者沟通。这种创作的模式令 Jones 手中的迪奥男装更加多元化,谈到打造一支全球化设计团队的他显得激动不已。

  Kim Jones与Yoon Ahn 在迪奥男装2019春夏季男装秀后谢幕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Jones 懂得如何平衡商业及设计的关系。Jones 于 2018 年 1 月离开 Louis Vuitton ,他入主迪奥男装的首个系列于同年 6 月在巴黎亮相,他借此进一步证明自己是那种少见的,能同时获得业界以及市场双重肯定的设计师。他设计的第一款马鞍包在 2019 夏季系列中于巴黎首次亮相,设计中加入了 Matthew Williams 为迪奥男装设计的扣环等男性化元素。这款 John Galliano 在 1999 年设计出的单肩女包,经过 Jones 的重构变成了能像滑板玩家一样背在胸前的男装配件。男装系列马鞍包很快就出现坐在发布会首排的  A$AP Rocky 和 Bella Hadid 等“好友”身上,在社交媒体的推波助澜下成为了畅销单品,Jones 认为其热卖的关键是“人们很容易与它产生共鸣,剪裁精细但是穿搭容易。”

  艺术家空山基为迪奥男装2019早秋系列设计的大型装置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男装市场不但对迪奥越来越重要,年轻的男性消费者显然将成为奢侈品集团激烈抢夺的市场。“男性消费者很想创造贴合他们个性的造型,这股潮流势不可挡。” Christian Dior Couture 的首席执行官 CEO Pietro Beccari 在日本的秀后曾对 BoF 说道。“在过去的十年中,全球的男装市场正在茁壮成长,而我们不能忽视消费者对个体化差异的追求。”

  Jones 对街头时尚的深度解读正在为男装市场注入新的活力,他试图引入新的廓形来扩宽高级定制男装市场的尺度。Jones 知道,比起暗示精英阶层的西装三件套,有能力的年轻消费者们更愿意花钱购买能满足他们街头幻想的休闲剪裁(relaxed tailoring)。在时尚圈对街头趋之若鹜的年代,这位深谙此道的设计师开始如鱼得水,Louis Vuitton 和 Supreme 合作的销售奇迹更让他一举成为明星设计师。BoF 的特邀编辑 Tim Blank 也曾提到,Jones 一直想做个高级定匠(couturier)——那他和在急需转型的高级时装屋迪奥简直是天造地设。

  Jones 上次来上海还要回到 2011 年,对于这次短短两日的上海之行,行程应接不暇的的 Jones 直言想去中国的假货市场看看,“大家愿意去造假,说明这些品牌做得非常成功。” Jones 笑着说道。

  八年对于普通人不过两届奥运会,之于时尚圈却已经完成了好几个潮流的轮回迭代。要重塑大众心目中的迪奥男装仍是漫漫长路,刚在 Louis Vuitton 挠完七年之痒的他却对此不以为意,“我现在没法想象自己离开迪奥男装另谋高就。而你仔细一看还是能找到很多对同一个时装屋效忠十年的人们。” Jones 说道。

  BoF = BoF时装商业评论

  KJ = Kim Jones

  BoF:听说你昨天才到上海?

  KJ:对的,前几天刚在纽约拍完我们最新的广告。今早醒来我的身体都还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们其实还不在真正的上海。 (笑)但我很喜欢安缦养云这里的环境。上次我来上海还是八年前的事,那时候我刚接手 Louis Vuitton 的工作。这么久没来我觉得挺可惜的,毕竟这里拆拆建建一天一个样。

  BoF:我们想先和你聊聊最新发布的 19 年秋冬系列。Raymond Pettibon 之前在 Vogue 的采访中提到你专门请他定制了豹纹印花。我们很好奇,对豹纹的情有独钟和你童年在非洲度过的时光有关吗?

  KJ:这季度我们合作的几款印花图案都出现在 Christian Dior 的设计档案里,同时在 Raymond 的画作中也发现了类似的参照。我们认为让 Raymond 用他艺术家的视角重新演绎迪奥先生的作品是件激动人心的事情。除此之外我个人非常喜欢豹纹,Raymond 设计的豹纹印花颇有泼墨的味道。其实参观野生动物尤其是奔跑的豹子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在我还小的时候,我想成为一名动物学家。(笑)14 岁那年我得到了一本《i-D》杂志,我意识到我更想投身于时尚的光怪陆离。我不仅喜欢满世界参观野生动物,而且会参与到当地的野生动物保护项目中——我在越南,新西兰和南非都有类似的项目。我们在某些地区对土地资源进行不必要的过度开发,野生生物却无家可归。而中国在濒危动物保护方面上的工作很有开创性和借鉴性。我喜欢把想去的地方累计起来。我想在死之前游遍整个世界。有机会的话我想多来中国看看熊猫,金丝猴,和云南山区的亚洲象。

  BoF:伴随你成长的 90 年代街头文化是什么样的?

  KJ:我们都喜欢“人以群分”——你从一个人的着装品味就能判断你们能否成为朋友。有那么一类人会特别爱搭配着 Levi’s 穿 Air Jordan 和美国的飞行员夹克。当时的街头文化和影响非常的混杂,和现在街头生态差不多。好比说你今晚要去一个地方跳舞,进去后你会发现舞池里充斥着不同的舞步和音乐类型——一会儿播放着同性恋爱听的音乐,一会儿是嘻哈和浩室音乐(house music)。在伦敦没有人在乎你是哪里来的人,大家自然而然就会打成一片。现在我工作很多,晚上很少出门。我有时候会和我的朋友们在伦敦出去吃个晚饭,说不定哪个周五你就会撞见在隔壁桌用餐的 McQueen 。

  BoF:你认为街头文化会因为走上主流而发生改变吗?

  KJ:我认为街头文化有因此变得更加得均质化。每当我来到中国这样的地方,我都很乐意去当地的假货市场看看什么品牌正在当道。不难发现卖最好的还是 Balenciaga,Louis Vuitton,迪奥,当然也有 Off-white 。大家愿意去造假,说明这些款非常流行。2000 年我还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在 Supreme 的仓库负责拆包检查运送到英国的货品。我还留有一件非常旧,印有 logo 的灰色运动衫。Supreme 之所以能成为设计经典,其中一个原因是它的商品质量。当年 James Jebbia 能把商品做到那时候 Margiela 和 Helmut Lang 才能达到的质量。而大家却更愿意称它为街头服饰,实际上他们做出来的东西相差无几。有时候我会观察我朋友的小孩都在穿些什么。他们非常喜欢把迪奥的马鞍包和 Supreme 的运动衫搭在一起。街头的东西已经演变成了主流文化的一部分,但实际上我们真正在做的设计并没有变。

  BoF:正如你所提到的马鞍包一样,现在的迪奥男装是高级时装和街头穿搭的完美结合。市场的尺度发生了变化,你的设计流程会有所调整吗?

  KJ:你对马鞍包的看法我很赞同。(笑)我的工作方式经常让我在迪奥的文献库中找到设计灵感,其中我最看重的三样品质是高级时装,量身剪裁和时装屋本身的浪漫情怀。每个季度我们会从文献库中提炼出三个故事,再从那里开始我们的创作。通常情况下是我们会先翻阅迪奥先生的设计,有时也会参照圣罗伦留下的作品,这个季度( 19 年秋冬)我们所用的肩带正是来源于他在迪奥创作的第一个系列。(Look 43/49)实质上,我们所做的一切都要能成形为衣服,造型则可以给予设计深度。现在我们留意到了休闲剪裁的市场,像你们这些年轻人就是我们设计的灵感来源。我爱穿量身定制的的休闲裤,再套上个外套就可以出门了。在做设计的时候,你无法预料你会跑来跑去还是花上一天坐在地上挑选布料。所以你会想穿的舒服一点,但也不有失风度。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们每天在和不同的人合作。我的工作方式是让每个人都拥有自主权。我很信任和我工作一起十余载的左右手,他们对我共识的方法非常熟悉,我想表达的东西他们也能一听就懂。虽然我对细枝末节都有自己的看法,但我会让每个人都拥有话语权和创作的自由。你提出来的设计大纲不应该由始至终一成不变,这种沟通方式和对彼此的尊重信任才是我想要的。

  之于我而言,马鞍包是 John Galliano 为迪奥设计的最有标志性的单品——不再重新推出马鞍包恐怕才是最荒诞的想法。我还记得当我在读书的时候,Galliano 还在迪奥工作。尽管有 Helmut Lang 和 Margiela 这样的大众情人,但他才是真正的时尚风向标,打磨着真正值得等待的大秀。现在我的每个朋友都想要一个马鞍包,但它们实在卖得太快,恐怕谁都要等一等了。我手边这款是我们冬季会推出的马鞍包,用的是非常柔软的丝绸。这虽然是我们的第一个样品,但质量还是首要的。我想要在马鞍包的设计中加入一些男性化的元素,于是委托 Matthew Williams 设计了这款带扣。我们想做出一款适合所有人的设计。我认为大家能与马鞍包产生共鸣,是因为尽管它剪裁精细但是穿搭起来非常容易。曾经为我在 Vuitton 的作品痴狂的人,也能被现在的迪奥所打动。

  BoF:说到这里,你和 Matthew Williams(Alyx)和 Yoon Ahn(Ambush)是怎么认识的?

  KJ:Kanye West 介绍我认识了他们两个。我和 Yoon 是在 Bathing Ape 15 周年的派对上认识的。出席那次派对的还有長尾智明(Nigo from Bape),Pharrell (Williams)和 Rihanna 。出乎我意料的是,Yoon 和 Verbal 他们两人都对我的作品非常熟悉。起初我在 Louis Vuitton 选择和 Supreme 合作的时候,同时在考虑的还有 Off-White,Ambush,Alyx,和 Sacai 这些我个人很喜欢的品牌。我在七年之痒发作换东家之前,我们只推出了和 Supreme 合作的系列。说实话,Louis Vuitton 的文献库和迪奥的没法比较。我现在没法想象自己离开迪奥另谋高就。迪奥给了我很好的资源和平台,CEO Pietro Beccari 和媒体主管 Olivier Bialobos 对我的工作都非常支持。与 John Galliano 共舟共济的 Stephen Johns 对我们需要在这里翻阅的文献简直了如指掌。我们从过往设计中提炼出品牌的核心价值并把它摆在首位,然后你就可以做你真正想做的。我们对产品的投入都非常到位,只是我没想过我们的销售额会如此之高。

  BoF:在你进行商业合作之前,你会先和合伙人建立起私人感情吗?

  KJ:因人而异。我和 Kaws 认识了有一段时间,而我和 Pettibon 在合作前不认识对方。其实我收藏了不少他的作品,他比我想象中还要红。我和空山基是在日本认识的,72 岁的他有着 20 岁年轻人的能量。他为我们制作的雕塑无与伦比的美丽。当我们在做这个雕像的时候,我们预想过大众的反应——不少人可能会指责我们性别歧视。对于我而言,一个强大女性存在感的雕塑可以给予人们一股力量。她不仅仅代表了未来,还有点致敬 Fritz Lang 的电影“大都会”(Metropolis)的意思。我们所做的每件事情都经过了精心的策划和考量,因为你需要尊重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在我成长过程中,我去过世界不同的角落,也试图去理解这些文化的魅力。我认为人们需要意识到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和文化品味(cultural appreciation)之间的差别,并学会去赞美不同文化的独到之处。未来有机会能和中国艺术家合作,那一定是基于我对中华文化的尊重与热爱。我很幸运小时候能旅居世界各地,这笔财富我从未后悔过拥有。

  BoF:能不能和我们透露一下接下来你要合作的名单有谁吗?

  KJ:我想说也不能说。(笑)

  BoF:名单中会出现 Virgil Abloh 或者 Kanye West 吗?

  KJ:早在 2008 年的时候我们三个人就一起做过 Pastelle 。我们会像我们现在这样,一人坐在沙发的一边,而中间的桌子堆满了书。我想为 Virgil 说几句公道话。我知道很多人都在讨伐 Virgil ,但我认为这些人并不理解他给那些可以和他的经历感同身受的人们带来的那种力量。他的成功启发了一代人去做他们梦想做的事情。在我和他一起做 Kanye 的项目时,我发现他是我见过最努力工作的人。人们说什么是他们的自由,但 Virgil 在我心目中是最棒的。我很高兴他能接手我在 Vuitton 的工作。

  曾经有过几个艺术家羞于在公众面前曝光而拒绝了合作邀约,但最差的情况也不过一个“不”字。但我能给你们透露,接下来三季我们要合作的三位艺术家中,前两位都不大有名但他们的作品都非常厉害——这正是我们想要的。第三位将是一名家喻户晓的艺术巨星。实际上,我们已经把接下来的两个系列设计好了,所以现在我满脑子里都是 2020 年的秋冬系列。我们和 Steven Meisel 合作拍摄了广告大片,独具时尚敏锐力的他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合作对象;以及 Ronnie Cooke Newhouse ,她是行业内数一数二的艺术总监。我也欢迎大家向我提出好的合作方案,届时我一定愿意和他/她合作。今年迪奥男装年底将有很多重磅新闻,这够你们期待的了。

  BoF:听说你有巡店的习惯。我们想听听你对年轻一代顾客的认识——你是如何将高级定制剪裁的理念置入到千禧一代的语境里的?

  KJ:现在年轻人都想穿得美美的。我和你们分享一个有趣的故事。前天我在纽约 SOHO 听迪奥的店员说,现在很多年轻人宁可花一大笔积蓄来购置一套礼服,这也许让他们能在毕业和面试时鹤立鸡群。教育是一笔大开销,相比之下这点钱可能不算什么。我们有一大批新的年轻拥护者,我看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贴的标签“#”都挺新颖的。

  现代人的购物观念早就被全球化了。覆盖全球的智能消费网络能让你清楚地知道在哪里购物的性价比最高。我们做的每一件事情不是针对某个市场,我们想的更多是全球范围的大众吸引力。我们要先在日本展示我们最新系列的决定在公司内部引起了不小的争论,但实际上日本承载着迪奥先生设计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故事情节。随后我们也会在中国和美国,乃至全世界展示我们的系列。能让品牌在全球范围取得成功才是最重要的。

  BoF:在最近的十年里,我们目睹了很多崛起的亚文化被消费主义带到了大众视野里。你会因为街头文化被时尚产业再次挪用而感到厌倦吗?

  KJ:不会,我倒是觉得人们提出了一些相当聪明的想法。我认为你提到的变装文化挺有意思。我其实并不爱看鲁保罗变装秀,但我发现我朋友的小孩都是节目的死忠粉。我说的可是那种每天都要踢足球的直男儿童。他们单纯欣赏节目本身的娱乐性,可能并没有意识到他们正在通过电视屏幕亲眼目睹我们这一代人为打破普遍认知的界线所做出的努力。在街头文化的语境中,Supreme 和 Palace x Polo Ralph Laurent 都是绝佳的例子。它们模糊了街头时尚和高级定制之间界限,这种认知的冲突引发了你我之间的讨论和思考。我认为会买古着的年轻人都很有意思。但大家都不在中国买古着,你们都爱去国外淘二手的古着。我想给年轻的设计师两个建议,绝不要陷入负债;用心聆听,因为你能学到很多东西,而且不要害怕提问。Xander Zhou 可以算是个在全球有影响力的中国设计师。在中国你们有很多很棒的新晋设计师,好好利用这里的资源能让你的生意在全球竞争中占据上风。

  BoF:那最后一个问题我们想聊聊你愿景中的迪奥男装。换句话说,我们想知道这个新的“Dior Man”是谁?

  KJ:我想我们已经用这三季的成绩单说明了一切。倒是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们。我在上海哪里可以买到很棒很棒的睡衣?

  BoF:你真的问倒我了。如果你知道了,也请告诉我。

来源:bof  作者:Wuyahuang Li & Denni Hu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时尚在线)”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果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至792615979@qq.com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精彩推荐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法律声明 - 广告服务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1-2018 chinasszx.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时尚在线